[w66利来] [手机访问{visit}]

故事

当前位置{wèi zhi}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冤家对门

时间:2019-04-28 10:46来源:故事会 作者:袁卫杰

  我是个农村娃,前几年跑到上海来打拼,现在租住在市郊的一个居民小区里。我的职业是房产中介,整天忙忙碌碌的,已经{yǐ jing}一年多没回家了。

  一天早上,我正准备{zhǔn bèi}出去吃个早饭,突然听见楼下有人喊:“老公,我没乘到公交车,上班要迟到了,快送送我!”我探头往下一看,原来是住在我对门的张程程。很快就听到她老公李强回话了:“你不知道{knew}车在修理厂吗?到外面骑个共享单车吧!”张程程急了:“骑自行车慢,怕是来不及,你开电瓶车送我嘛!”

  我这个人最大{largest}的优点就是热心肠,尽管与对门不过点头之交,但我还是跑到楼下对张程程说:“小张,我正好要出去,顺便送送你吧。”

  “那太谢谢了,袁哥。”张程程感{gǎn}谢着,正要拉开车门上车,只听楼上李强大声喊:“不行不行……慢点慢点!”不一会儿,只见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跑了下来,把张程程往里一挤,望了我一眼说:“对不起,我上午{morning}不上班,陪她一起{with}去。”

  我一愣,嗨,这小子,有这必要吗?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?虽说你老婆{别人家的好}长得小巧玲珑,挺好看的,但还不至于这么容易被人拐走吧?

  大约{dà yuē}十分钟后,车停在了张程程单位门口。看着她进了大门,我对还坐得稳稳的李强说:“下车吧,我要去吃早饭。”

  李强却说:“袁哥,你让我走回去{get back}啊?路好长哩。”我一下子火上来了{lai l},下车拉开后车门,对他说:“快下车,自己{his}打车回去{get back},我又没请你上车。”谁知他却把车门关好,说:“袁哥,打车很贵的。你只管吃早饭,我反正没事,坐在车里等你。”

  当天晚上回家后,一想起李强那副抠门样,我就浑身不舒服。最不能容忍的是,他居然把别人的好心当驴肝肺,好像天下的男人都是色鬼似的。于是,我打算气气他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就敲开了他家的门。正好是张程程开的门,我故意大声问:“小张,我正好要出去,搭车吗?顺便送你去单位。”

  还没等张程程回话,李强在里面听见了,急忙冲出来,一脸警惕地看着我说:“对不起,不麻烦你了……”我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我问小张哩,又没问你。”李强仍说:“不需要,真的不需要。我家的车已修好,我开车送她去上班。”说完,他就“砰”地关上了门。

  见目的已达到,我笑了笑,回屋继续睡觉。

  原以为这事应该{yīng gāi}到此为止了,不料几天后发生{occasionally occurred}的一件事,让这小子对我的敌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{attitudes}。

  那天是大年三十,因为有几单生意没处理完,我没有回家。一个人在异乡过年,怪冷清的,于是我在酒吧{pubs}里多喝了几杯。我摇摇晃晃地走到家门口,掏出钥匙捅了好几下都没捅进去,最后狠狠踢{tī}了一下门。不料门突然开了,露出张程程那张俊俏又惊讶的脸。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旁边又露出了李强难看的脸:“我说你有完没完?大过年的,你想干啥?”

  果然酒多误事,我走错了门,但我还是不肯承认{admitted},哈哈一笑:“没事,没事,我就想祝你们新年快乐。”“大过年的不回家,自己{his}家没老婆{别人家的好}吗?”说着,李强又“砰”地关上了门。

  我想凡事总得有个度{attitudes},这件事过去就算了。谁知没过多久,又发生{occasionally occurred}了一件事。

  那会儿春节{Chinese New Year}刚过,我凭着职业敏感{gǎn}性,感觉{gǎn jué}到市郊的房价要涨,打算赶紧盘套房子,等涨了再转手挣点零花钱。在房产中介店里转悠了几天,我发现了一套挂盘出售的房子非常不错:三楼,98平方米,两个房间都朝南,价格{Prices}也不高。细看之后,又有了一个让人意外的发现,这套房子竟然就是我的冤家对门李强和张程程家的!

  当晚我直接敲开了他家的门,当然少不了一番口舌解释,我买他家房子,只是看中小区环境好,想在这里搞些投资。一开始{appeared}李强还有点犹豫,在我明确表示签完合同后可以{ kě yǐ}预付30万的定金时,李强同意了。接着我趁热打铁,直接拟合同,双方签字,第二天一早去银行给李强的账户转了30万元定金,只待按照合同约定的两个月后,双方去房产交易中心{center}辦理过户手续。

 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,那是谁也没想到的。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市郊的房价大涨,就这套房子而言,比合同价涨了100万元左右才稳定下来。原本只想捡个鸡蛋的,不料捡到个金蛋。我能想象得出李强此刻心里的郁闷,其实换了我也一样,整整100万哪!

  这天,我见李强下班回来,正掏钥匙准备{zhǔn bèi}开门,我点了根烟,走到他面前说:“小李啊,这几天房子搬迁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?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李强吞吞吐吐地说,“可能{kě néng}会来不及,搬过去的房子还没准备好……”我发现这小子脸色不好,胡子也好像几天没刮了。

  我把心一横说:“现在房价涨得这么厉害{lì hai },你不会是想违约吧?我们合同里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,你要是违约,除了返还定金,还要支付双倍违约金,就是60万哪!”

  李强猛地转过脸,瞪着我说:“放心,我就算倾家荡产,也不会违约的!”

  见他这副样子,我不禁也来了{lai l}气,望望正好“噔噔噔”上楼的张程程,故意说:“对门住着一个大叔,自己家里住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,难怪放心不下,一定要搬家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”李强的目光像要吃人。走上来的张程程显然听到了刚才的话,望望我说:“袁哥你放心,不是还没到时间嘛,我们再商量好吗?”说着,她忙把李强推进了屋。

  第二天下班回来,我发现门缝里塞进了一张纸。打开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:袁哥,房价涨到这个地步,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。说实话,当初就是因为你的原因,李强才下定决心卖房的。这些天,李强整夜整夜地睡不踏实,因为我们看过其他{other}地方的房子,房价涨得更厉害{lì hai },我们若是换房,那就意味着要亏一大笔钱,而且{but}离单位也远。我们都是工薪阶层,这对我们来说,是一笔难以承受的负担。可即便如此,他还是坚持要换房。他虽然没多大出息,还整天疑神疑鬼的,但我知道{knew}他是真的在乎我,真的爱{love}我。请你不要{bù yào}再刺激他了。以前他的行为可能{kě néng}有些不妥,我代他向你道歉!同时也请求你,能否放我们一马?别买我们的房子了!谢谢你!落款是张程程。

  我看着这张纸,一直到半夜还没有睡着。

  天亮后,我再次敲开了对门,告诉他们俩,把定金退还给我,合同就算一笔勾销了。看着李强一脸惊愕,我笑笑说:“你放心,我过几天就把对门的房子退了,回老家了。和你一样,我在老家也有个貌美如花的老婆,我怕回去晚了被人抢了。不过,临走前,你们俩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?”

tags: 冤家 对门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cv.cc//gushihui/155641.html (手机阅读)

杰克罗素?犬Toby虽然身形不大,但是{dàn shì}梢蕴?很远,真是狗小志气大!IG用户@jack_russell_tobyPO出一则影片,腿短短的Toby飞越超过1公尺到马麻身上,拿手绝活十分厉害
,也希望{xī wàng}能将当时情况解释清楚;而辖区警方表示,刘女若提告,该案件属于契约纠纷事件,警方将会依诈欺罪受理,但目前未接获报案
照片中可以{ kě yǐ}看到,?F蛋妹戴上有着粉色大花朵的旗头,脖子上再搭配条彩色圆点丝巾,乖巧的坐在椅子上;只见倍?露出灿烂笑容、时而露出浅浅微笑,整个仙气破眥ticket}恚
影片中,Gaku被揽在怀中,一旁的爸爸搞笑模仿{imitate}起?砂?陌职窒仍诒亲佣ケ?乾,听女儿说
综合媒体报导,据地方文史工作{gōng zuò}者吴明宜表示,地方耆老回忆与史料记载,砖墙是清朝时期麦寮林姓大家族砖屋的一部分,日据时代砖屋改为鸦片馆
一名女网友贴文表示,她国中时因为每天都要买速食店的早餐,所以上课都迟到,并透露她当时的零用钱1天500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{comment}共有条评论
昵称:验证码: